一对眼角膜几多感人事!佛山86岁婆婆临终募捐眼角膜救助两人

左眼包着纱布,右眼眯成缝,十多天来,19岁的小何躺在病床上做着最坏的盘算,“如果等不到眼角膜募捐,左眼没了,以后怎么办?”而身旁陪护的妈妈则在思考能否把自己的眼角膜移植给儿子。

谁也没想到,8月26日一早就有好消息传来:一名婆婆过世时募捐了自己的一对眼角膜,小何和另外一名患者钟伯幸运地成为受捐者。昨日,记者获悉,在这场募捐的背后还藏着一段受助者回馈社会的感人故事,而这一故事又将在小何、钟伯“以后也要募捐眼角膜”的承诺中连续。

两人眼睛受损

获募捐眼角膜

8月12日早上,在佛山一模具厂打工的小何感觉左眼有异物,很不舒服,到了中午,眼睛睁不开了。他立即到附近的病院就诊医治,谁知第二天眼睛却化脓了,便转院到佛山市第二人民病院医治。经大夫诊断,小何的左眼是绿脓杆菌性角膜溃疡,是最紧张的一种化脓性角膜炎,病症剧烈且生长敏捷,他当时的病情已紧张到需要角膜移植。

“眼角膜不是想有就有的,需要排队等募捐。”远在南方打工的小何妈妈8月15日赶来佛山赐顾帮衬儿子,每天忧心忡忡。期间,她和丈夫一向商量着要把自己的眼角膜移植给儿子,“他还那么年老,没了眼睛可怎么办?”病床上的小何也对将来十分迷茫。

在小何隔邻病床上,包着右眼的钟伯一样满脸忧虑

用途。一个多月前,他捣鼓机器时,有火花弹进右眼,引发角膜溃疡,并逐渐恶化到需要眼角膜移植的地步。“很担心真的没了一只眼,那我的事情也就没了。”钟伯本年52岁,是一名卖力看护大门的保安。这两日,在旁陪护的老婆、儿子一样心急如焚。

 佛山市二病院眼科核心副主任兼眼三科主任段虎成向谢师长赠送“眼角膜募捐志愿者”留念徽章。

焦虑的氛围笼罩着整间病房,直到8月26日,才被一个有人募捐眼角膜的好消息攻破。

“齐全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募捐眼角膜,真的十分谢谢募捐者和市二病院。”8月27日,说起获得眼角膜募捐的事情,小何母子俩感激地连说幸运,小何的妈妈更是一度声响哽咽,并写下一封谢谢信。钟伯一家三口得知该消息也十分高兴和感激,“一会儿有了重见光明的希望,松了一大口气。”

阿公临终募捐

传递社会关爱

“我没什么财富,只有这副身材,如果能帮到他人
,那就是最好的了局了。”据了解,眼角膜募捐者是家住禅城区张槎街道的黄婆婆,本年86岁,她生前便与儿子商量好,要募捐自己的身材器官,尽所能回馈社会。上周六,她临终时募捐出自己的一对眼角膜。

种善因得善果,黄婆婆的决定源于一家人曾受过社会的关爱。5年前,她孙女腿部受伤紧张,医治需要一大笔用度,后来由于佛山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怀,孙女规复行走且健康成长。其实,当年的关爱又与黄婆婆儿子谢师长热心公益有关。据了解,谢师长已坚持参加志愿者事情23年,并从1999年便开始无偿献血,2015年更连续两次募捐造血干细胞。

“社会帮忙我,我有能力的话,也要回馈社会。”往常,谢师长仍坚持做志愿者,卖力对老人的临终关怀,母亲募捐眼角膜也有他的推动作用。

一样的回馈设法,往常也出现在小何、钟伯的身上,他们都表示“以后也要募捐眼角膜,像他人
帮忙我一样帮忙他人。”

“十分谢谢谢师长和阿公,是你们的爱心推动了器官募捐的生长。”8月27日,市二病院眼科核心副主任兼眼三科主任段虎成博士给谢师长送上一枚刻有“眼角膜募捐志愿者”的留念徽章,并借此呐喊更多人插手眼角膜募捐行列。

“角膜疾病是全球第四大致盲病患,在中国更是第二位致盲眼病,角膜移植能够使患者规复视力。”据介绍,2015年5月,广东省红十字眼角膜募捐核心佛山事情站落户佛山市第二人民病院,成为省内首个地级市眼角膜募捐事情站,截至目前共有40多人通过事情站募捐出角膜,救助角膜病患者100余名。

来源|佛山日报

文图|记者周龙凤

编纂|何欣鸿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baanchao.com